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末日螢火 Lanser-第一百四十一章 血浴重生鑒賞


末日螢火
小說推薦末日螢火末日萤火
巨大的炸雷似的声响从远处传来,整座巴别塔开始不住晃动,看来瑶光城余下的时间不多了。
星痕卷着烈焰的雷电风暴袭至时刃身前,刀身奔腾的火雷之力,仿佛要将他吞没似的,把他所有的退路围的水泄不通。
“势头不错,可惜有形无实。”时刃从容的退后一步,贴近炙热的风暴边缘,猛的将樱斩挥出,自己的身体也配合着挥击的长刀旋转起舞,风压的气劲冲散了周遭所有的火焰和雷电,而刀尖则正好点在陈凌风劈过来的刀刃上。
“当”伴随着清脆的撞击,时刃只此极简的一招,便破开了陈凌风霸道无匹的斩击。
陈凌风是侵略如火,而时刃则是不动如山,复仇的怒火与平静的止水相互碰撞,似乎是应对自如,已臻化境的时刃占据了上风。
“迅捷的动作,强横的力量,愤怒给你带来了许多改变,但你并没有学会控制,战斗技巧也略显粗糙,看来你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了。”时刃仍是一脸笑意,似乎陈凌风所展现出来的力量并不足以威胁到他的安全,甚至连伤到他的机会也没有。
陈凌风看着漫不经心的时刃,胸中怒火中烧,他要用手里的利刃,刺穿眼前这个狂妄之人的心脏。
但急躁往往只会令人犯错,何况眼前之人,有狂妄的本钱。
“对战切记急躁和冲动,也罢,该是给你些痛感的记忆了。”时刃第一次收起笑容,变得严肃起来。
他往前踏出一步,樱斩背立于身后,等待着陈凌风进入自己的攻击范围。
陈凌风这边也由愤怒引发出身体里更深层次的力量,刀身上的雷电之气逐渐聚集成具象化的黑色刀刃,足足将星痕延展了一倍有余。
他扭动身体,长刀顺势挥出,直取时刃腰部。
雷电之气即将击中时刃时,他终于出招了。
樱斩自身后从肩膀处击中,快如闪电的动作,让陈凌风根本无法看清刀势的走向。
“嘭”当他反应过来之时,樱斩已结结实实的轰在了星痕延展的雷击刀刃上,只这一击,樱斩便将具象化的雷击刀刃轰成了碎片。
紧接着,陈凌风感到一股如同被巨锤砸中胸口的力道撞击在星痕的刀身上,他双手虎口即时爆裂,长刀也脱手飞了出去。
但是这股蛮横的力道并未停歇,竟直接将他整个人抬了起来,悬浮在空中。
时刃迅速抽回长刀,第二击紧随其后的刺出。
“嚓”樱斩如入无物般毫无阻挡的戮穿了陈凌风的身体,血液映着火光将长刀染成了灼热的赤红。
“忘了告诉你,这把刀之所以取名樱斩,是因为它在浸透了鲜血之后,整个刀身上便会开出一朵朵绽放的血色樱花。”时刃转动手腕,将被樱斩挑在空中的陈凌风甩了出去。
残留在长刀上的血液很快被吸收进了刀身里,正如时刃所说,那些渗进的鲜血,转眼间便化为了绽放在刀身上浮动的娇艳樱花。
时刃将樱斩立于身前,刀身上绽放的樱花,火光中绝美的倾城容颜,空气流动间卷起的丝丝长发,在这片血火之海中呈现出一种兼具暴力杀戮与柔声倩影的绝境之美。
陈凌风摇晃着身体艰难的从地上爬了起来,腰间的伤口不住往外涌着鲜血,但时刃却避开了他身体上的所有的要害,这一刀造成的伤害,并没有想象中的严重。
很快,身体内有着纯血兽体细胞的修复,伤口开始凝固止血。
陈凌风重新拾起掉落在地上的星痕,将长刀收进鞘内,两人之间实力的差距并未让他后退,反而连番的受挫,让他的心境平静了不少。
控制,就像时刃说的一样,他要学会控制和运用身体里的力量。
優秀玄幻小說 末日螢火-第一百四十一章 血浴重生分享
“呼”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后,陈凌风的眼神变得清澈了不少,身上已没有了先前的暴戾之气,他要用下一击来回应时刃的封锁。
双脚点地,陈凌风从火海中穿过,再次来到了时刃面前。
这一次时刃明显感觉到了陈凌风不一样的气场,他也不动声色的将樱斩收回鞘内,两人在双方攻击范围的极限距离处对峙着,皆是摆出了拔刀斩击的姿势。
“锵”双方同一时间抽刀而出,两股绝强的气劲碰撞在一起,震荡的冲击波将王座大厅的所有窗户轰的粉碎。
接着,两人第一次交手时发生的一幕再次重现,长刀交错碰撞的地方,空间开始压缩回收,形成了小型的真空气团,气团将四周燃烧的火焰吸入其中,随即发生爆炸。
冲天的火光轰鸣过后,两人已交换了位置,双方背身而立。
陈凌风很快跪倒在地上,后背逐渐裂开一道斜长的刀痕,从肩头贯穿至腰间。
“不错的一击。”时刃脸上恢复了笑意,鲜血顺着他握刀的手臂流了下来。
“轰隆”又是一阵巨大的响声过后,整座巴别塔晃动的更加厉害,王座大厅的房梁开始不断坍塌。
“呀,还真是有些意犹未尽呢,看来不能在继续战斗下去了。”时刃莞尔一笑,看着倒塌掉落的金属和石块,将头上的发簪取了下来。
长发没有拘束的在时刃的后背散开,青丝缠绕在他的脖颈间,衬托出如同流水般的柔美。
“别想走!”陈凌风强撑着身体扑了过去,可是掉落的巨大石块又将他逼了回去。
“画卷总是有展开结束的时候,继续前进吧,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临别之际送你个礼物吧。
或许那并不是会令你快乐的礼物,不过,希望你能享受这短暂的重聚。”时刃呢喃着自言自语,脸上流转着复杂的神情,然后他抬手将手中的发簪从掉落的石块缝隙处掷了出去。
发簪穿过陈凌风的耳畔,精准的击中了王座上方的恶魔之眼。
“下一次,下一次我一定会击败你。”陈凌风满是不甘的看着逐渐被石块阻隔的时刃,而时刃只是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最终消失在了坍塌的王座之间的废墟背后。
“哗啦、哗啦”陈凌风身后被时刃发簪击中的恶魔之眼不住发出声响,人形的瞳孔处出现了一道裂痕,裂痕逐渐扩大,从里面汨汨的流出混杂着血液的白色粘稠状物质,就像是胚胎上附着的筋膜一样。
最终,裂口将整个恶魔之眼的瞳孔撕裂,一个浑身浸满鲜血的人类从里面滚落。
那人一丝不挂,双手合在胸前,四肢和后背上连接着羽翼一样的红色翼膜,翼膜上清晰可见细小的经络血管,那些血管就像是为其供给养料的管道一般正在不住的跳动。
陈凌风凝视着这个自恶魔之眼中诞生的血人,火光的映照下,他逐渐看清了那人的面容。
“小…小璃……!”陈凌风颤抖的喊出了那个令他魂牵梦萦的名字。
莫小璃听见呼喊,缓缓的睁开眼睛,世界再一次在她的眼前变得明亮。
两人眼神交替,在残破的王座前,血色的天使和异化的骑士,只此一眼,恍如隔世。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