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北朝求生實錄 攜劍遠行-第1196章 河陽之戰(4)


北朝求生實錄
小說推薦北朝求生實錄北朝求生实录
看到独孤信在城头,梁士彦内心十分感慨。
独孤信是故意要背叛出周国的么?
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北朝求生實錄 攜劍遠行-第1196章 河陽之戰(4)讀書
表面上看,并不是这样。应该说,原来的八柱国,多半不是被宇文氏逼死,如赵贵、侯莫陈崇;就是交出兵权,如于谨。
现在还能活着,还能掌权的,仅仅独孤信一人而已。
这多亏他背叛周国,跟高伯逸搭上了线。否则,这一家人现在还能不能站着说话,都要打个问号。
在这方面,梁士彦觉得宇文氏一族,做得是有些不地道的。
但怎么说呢,宇文泰也好,宇文护也好,乃至现在的宇文邕也好,其实都在不断限制原八柱国的实力。
不同的只在于手段不一样罢了。
宇文泰的手段较为隐蔽,宇文护的手段比较粗暴,而宇文邕更是锐意改革,不仅是针对八柱国势力,而且对于朝中的老臣,都是不信任的态度。
包括梁士彦自己在内,若不是战事吃紧,青年将领们还没有成长起来,他也不可能有机会独领一军。
宇文邕对于贺若弼这样的人有所偏爱,已经是傻子都能看出来的事情,对此梁士彦也是有些无可奈何。
“独孤信,你本是周臣,如今为何背叛周国,认贼作父?”
梁士彦举起马槊,指着城头的独孤信质问道。
“梁士彦,我问你,赵贵怎么死的?”
独孤信冷冷的反问道。
这……叫人如何回答?
梁士彦将马槊立在地上,对着独孤信喊道:“赵贵企图谋反,已伏诛。”
“那侯莫陈崇也谋反了么?”
独孤信继续反问道。
梁士彦无言以对,他当时不在长安,但侯莫陈崇死于宇文邕之手,千真万确,如假包换。
“这个我不知道。”
“你也谋反,我也谋反,难道不是这个国家出了问题么?宇文家是什么样的,你自己心里没有数么?难道岁月都活到狗身上去了?”
独孤信犀利质问道。
这下梁士彦也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了。
“多说无益,沙场见真章吧。”
梁士彦调转马头,拿起马槊就走,懒得再跟独孤信多说哪怕一句话。双方利益不同,立场不同,不管说什么,都是鸡同鸭讲。
与其在这里浪费口舌,不如回去睡一觉,再来想想怎么“说服”对方。
当然,是用刀剑去“说服”。
等他走后,独孤信松了口气,转过头对韩擒虎说道:“全军备战,你带着人马,去守北中城。务必要看护好北中城的粮仓,万万不容有失。”
“喏,卑职这就去办。”
韩擒虎也是松了口气,如果可以让他不直接与周军对阵,那自然是最好。亲手杀死从前的袍泽,那种感觉,可不是太好。
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北朝求生實錄 攜劍遠行-第1196章 河陽之戰(4)
……
深夜,独孤信独自一人在南城的城头巡视。今日,高伯逸派来的信使,给他送来了一封信。
上面说他已经知道周军出潼关驻扎弘农城,随时有可能袭击洛阳,而周军在袭击洛阳以前,最有可能做的事情,就是……攻打河阳三镇。
这是任何一个有军事常识的人,都能想象出来的事情,独孤信并不觉得意外。如果高伯逸连这个都看不出来,那他也别出来混了,以后直接在邺城混吃等死吧。
高伯逸在信上还说,他现在正在调集兵力反攻,让独孤信守好河阳三城。但若是周军攻势凶猛,那么必要时刻,可以放弃南城与黄河中心的河阳关,只需固守黄河北岸的北中城便可。
到情势危急的时候,可以“便宜行事”,烧掉黄河上的浮桥。只要北中城还在,那么周军怎么折腾,都没办法从黄河北岸获得补给。
这一盘棋,就还在高伯逸的控制之下。
至于援兵是什么,至于神策军屯扎虎牢关按兵不动,至于熟悉洛阳的王峻边军像睡着了一样,这些种种,高伯逸在心中一样都没有解释。
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北朝求生實錄 線上看-第1196章 河陽之戰(4)看書
总结就是:只要你守住北中城,那么就是大功一件,其他的,都是锦上添花!
“呼!”
独孤信吐出一口浊气,高伯逸什么打算,独孤信心知肚明,当然,他也知道高伯逸的另外一层含义。
你不跟周军恶战,打得你死我活,不立下功勋,人家如何能相信你呢?
这是很现实的事情。
为了立足,为了能在北齐更好的发展,独孤信必须要“有所牺牲”,这是避免不了的。
“苍茫大地,谁主沉浮,莫要让我失望才好啊。”
独孤信长叹一声,他抬起头,看到被咬了一大半的月亮,边缘好像毛毛的。
“将军,韩将军在北中城巡视的时候,捉到一些来奸细,假扮成我军,企图混进城内!”
一个亲兵匆匆而来,在独孤信身边轻声说道。
这就来了?
“好!你通知一下韩将军,马上改军中暗号。嗯,明日暗号,就叫……山崩地裂。”
“喏!”
等亲兵走了以后,独孤信才感慨有些诧异,这四个字,几乎是一瞬间从自己脑子里蹦出来的,他随口就说了,如今再改也来不及了。
罢了,后面再改吧。
第二天,独孤信来到北中城的时候,那几十个“奸细”,已经被全部杀死,人头悬挂于城头,以示威严!
对于韩擒虎的霹雳手段,独孤信明白对方的苦衷。能杀也可不杀的时候,他会坚决的选择杀,不会给任何人留下口实。
这几十个奸细,要做的事情,不过是烧毁粮仓而已,他们当中也审问不出什么情报来。如果是被高伯逸抓到,说不定直接关着到战争结束后就放了。
可惜他们遇到的是韩擒虎。
正因为被怀疑,所以韩擒虎要站稳脚跟,必须要展现出不同寻常的冷酷!对待周国,尤其不能留手。
这样他的路才能越走越宽。
“韩将军,这是怎么回事?”
独孤信平静的指着一地无头尸体问道。
“卑职昨夜巡夜的时候,这些人鬼鬼祟祟的企图爬进城内。卑职审问一番后,发现他们是梁士彦所部麾下的斥候,其他的东西,他们知道的也不多。”
韩擒虎的面色极为平静,这些话似乎早就打好腹稿一般。
“行了,继续巡视吧,保持警惕。我在河阳关守着,你有事可以随时来找我。”
一夜都没怎么睡,独孤信疲惫的对着韩擒虎摆摆手,说完转身便走了。
“对了,这些尸体收敛一下,城头的那些人头都收回来,把他们厚葬了吧。”
远远的,独孤信说的话传到韩擒虎耳朵里。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