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大唐掃把星-第673章 我想試試拳頭如何熱推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大唐扫把星
“英国公,陛下召见。”
李勣楞了一下,李敬业赶紧把这条半成品腰带往怀里塞。
李勣抢住,李敬业抬头,认真的道:“阿翁,你的力气没我大,我怕伤着你!”
李勣拍了他一巴掌,然后把腰带抢来,骂道:“快滚!”
“阿翁的性情越发的古怪了。”
李敬业嘟囔着:“阿翁,传出去丢人。”
李勣等他走后,就把自己那条低调却不乏奢华的腰带解下来,换上了这条半成品,丑陋不堪的腰带。
他干咳一声出了值房。
属官行礼,然后看着腰带楞了一下。
李勣冷着脸,“看好了。”
属官以为他说值房,就低头应了,“是。”
出了尚书省,宰相们会和。
李义府刚升职为中书令,见了李勣的腰带,脑海里转悠了一下。
故意的?
不会,李勣稳重,不会故意穿着这样的腰带出来露丑。
那么便是他的腰带坏了,一时之间寻不到替换的,就弄了这个丑东西。
于是他微微一笑。
众人都得出了相同的结论,于是默然。
李勣特地走在了前面。
咦!
众人惊讶。
往日李勣可是最喜欢走在后面,今日这是怎么了?
“英国公,你这是……”
来济问道。
李勣低头。
众人低头。
那里没啥啊!
带路的内侍回身,发现宰相们都低头看着地面,心想难道是谁的玉佩掉了?
李勣干咳一声。
没反应。
他抚须微笑,“家中的孽畜不务正业,知晓老夫的寿辰将至,竟然去寻了工匠学艺,亲手打造了这根腰带……看看,丑!”
大伙儿都是人精,李勣带着一根丑陋不堪的腰带出来就罢了,后续走前面,低头看腰带……谁都不是傻子,就知晓腰带有些问题。
可谁都没想到竟然是这个问题。
酸!
李勣觉得自己置身于醋坛子的外面,浑身轻飘飘的。
晚些李治发现群臣的神色都不对。
但他此刻没心思管这些。
“天竺那个方士娑婆寐来了。”
长孙无忌抬头,“陛下,这娑婆寐当年被王玄策带回了长安,满口长生之道,后来先帝使他四处寻求药石,以求合得长生药……可终究无功而返,不能成药。今日他再来,老臣以为怕是求富贵。”
舅舅的眼光还是颇为敏锐,奈何……
李治点头,哂然一笑,“自古以来安有神仙?秦皇汉武孜孜以求,疲弊生民,卒无所成。果有不死之人,今皆安在?荒谬!”
“召太史令!”
李淳风来了,一听此事就笑了,“正如陛下所言,神灵之事虚无缥缈,只是一句果有不死之人,今皆安在,就揭开了此事的真假。”
皇帝异常的清醒,这对于大唐而言就是个好消息。
群臣一番颂圣。
李淳风出去,在宫门外见到了娑婆寐。
娑婆寐须发斑白,容颜大变。
“见过太史令。”
他的声音很平缓,不急不躁。一双眸子中仿佛带着魔力,让人不禁想仔细看看,探索其中的奥妙。
李淳风止步,觉得这人不知趣,“既然回了天竺,为何归来?”
“我寻到了长生之道。”
娑婆寐微笑,却带着些神秘。
李淳风大笑,“什么长生之道?老夫且问你,若是有长生之道,你为何会衰老?”
“这只是轮回。”
娑婆寐缓缓回身而行。
“有神灵居于深山之巅,每日讲学时天花乱坠,随后有异兽献上仙饮,送上鲜果,我只是在山脚看了一眼,浑身颤栗……”
他站在皇城大门外,声音陡然洪亮。
“我想去神山!”
这个世间最神通广大的不是皇帝,而是权贵。
当日下午,娑婆寐就被一些权贵请了去。
……
“夫君……我要死了。”
卫无双发热发的厉害。
“死不了!”
贾平安一边弄了姜汤给她喝,一边又弄了酒精来。
“夫君……”
贾平安在脱她的衣裳。
卫无双的脸红的就像是苹果。
“夫君不可!”卫无双觉得自己并无抗拒的力量。
“女人就是麻烦!”贾平安把酒精稀释了,随后用手巾蘸取,给卫无双擦拭。
额头,腋下……
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大唐掃把星-第673章 我想試試拳頭如何鑒賞
“夫君……”
卫无双的眼中多了泪水。
这等事家中就有女仆,可贾平安却亲自做……
“别乱动。”
贾平安一边擦拭一边看她的脸色,“我说你能不能消停些,看都看不到脸色了。”
他一边嘟囔一边起身,举起了卫无双的右手,去擦拭腋下。
卫无双猛地勾住了他的脖颈,贾平安猝不及防,就靠在了她的脸上。
“夫君。”
“啥事?”
卫无双从未这般心满意足过。
这样的夫君才是良人。
“妾身就算是此刻死去,也无憾了。”
贾平安拍了她一巴掌,“胡言乱语。”
晚些,卫无双的体温降下去了,沉沉睡去。
贾平安出了卧室,苏荷带着两个孩子在等候,一脸焦急。
这个时代高烧就近乎于绝症,得碰运气。
“无事,明日就能好。”
卫无双是贪凉晚上没盖被子,结果就中招了。
“阿耶。”
贾昱抬头,那无助的眼神让贾平安心中一痛,就把他抱起来。
“你阿娘好得很,明日定然就好了。”
“阿耶,我想阿娘。”
“嗯!”
兜兜牵着阿耶的衣裳,跟着侧面亦步亦趋。
“阿耶,大娘是不是睡了?”
兜兜仰头问道,脚下差点一个踉跄。
“对,睡了。”
贾平安拉了她一把。
兜兜叹息一声,小大人般的,“阿耶,阿娘最喜欢和大娘睡,要不,以后让她们一起睡吧,定然就不生病了。”
呃!
苏荷脸红,却理直气壮的道:“我只是喜欢无双的大长腿。”
无双的大长腿最是可爱了,缠着真的很舒服。
当晚贾平安就陪着卫无双入睡,一直迷迷糊糊的,不时起来摸摸她的额头,甚至还试探一下呼吸。
三花站在卧室外面值守,看着夜空,喃喃的道:“这便是大唐的男儿吗?不,只是郎君如此。”
第二日,贾平安还在迷迷糊糊的,就觉得凉飕飕的。
他睁开眼睛,就看到卫无双趴在自己的胸前,眼神温柔。
“夫君!”
“发汗了?”
卫无双点头,贾平安一把把她拉下来,随即用被子盖好。
他穿着亵衣亵裤下床,打开柜子弄了两床被子。
“发汗不可受寒,要憋住!”
小时候感冒,父母就弄了姜汤来喝,随后加被子发汗。
“郎君。”
外面有人叫。
“何事?”
贾平安穿好衣裳。
“郎君,太史令来了。”
靠!
竟然错过了上衙的时辰。
不过贾平安不在乎那点钱粮,扣就扣吧。
李大爷仙风道骨的站在前院,杜贺等人毕恭毕敬的伺候。
“李大爷!”
贾平安一夜没睡好,精神还行。
李淳风看了他一眼,“年轻人,要节制,神气损耗了。”
我损耗个啥?
贾平安轻笑道:“内子病了,我看护了一晚上。”
李大爷干笑,随后又恢复了仙风道骨的模样,“小贾,你可知晓娑婆寐?”
呃!
这个人贾平安打听过。
后世传闻娑婆寐给先帝弄了什么丹药,先帝吃了就完蛋。
但事实上娑婆寐这是拿了先帝的钱粮满世界去嗨皮,公款旅游的感觉真心不错。
“知晓。”
“他又来了长安!”
曰!
贾平安皱眉,“这是想蛊惑陛下?弄死他!”
李淳风淡淡的道:“当初先帝被他迷惑,后来应当是给当今陛下告诫了一番,陛下那话说的让人赞叹……”
“啥话?”贾平安心想难道是什么‘我命由我不由天’?
李淳风用那种赞美的腔调说道:“自古以来安有神仙?秦皇汉武孜孜以求,疲弊生民,卒无所成。果有不死之人,今皆安在?”
李治不糊涂!
这话放到千年后都能敲打那些走火入魔相信能长生不老的蠢货们!
贾平安甚至觉得应当把这段话记录下来,传于后世。
李淳风挠挠头,仙风道骨顿时无存,“长安城中有权贵把那娑婆寐接了去,一群人在听娑婆寐说着什么神山。老夫担心他会在长安城中弄出些动静来。”
贾平安满不在乎的道:“既然说能长生,那便弄死他,看他死不死。”
李淳风叹息一声,“小贾你这个煞气太重,小心后半辈子麻烦。你看看李勣,再看看李靖,后半辈子都是这般,看似风光……”
李大爷怎么变得那么唠叨了?
贾平安无语。
“老夫准备去一探究竟,小贾,同去?”
李大爷情深深,意切切的发出了斩妖除魔的邀请。
“我辈修士……不对,我辈新学之士,自然要斩妖除魔。不过且等内人好了再说。”
下午卫无双看着就如常人般的。
晚饭时,夫妻之间脉脉相对,情意绵绵。
苏荷在边上吃饭,狐疑的看着他们。
贾平安觉得厚此薄彼了,就给她一个情意绵绵眼。
兜兜在边上喊道:“阿耶看阿娘了,盯着看!”
这个倒霉孩子!
贾平安咬牙切齿的。
“阿福!”
阿福摇摇晃晃的进来。
粑粑,你这是要打老三?
贾平安没好气的摆摆手,“散了。”
吃完晚饭,贾平安带着人出发了。
“李大爷!”
一路寻到了李淳风家中。
李大爷大概是在修炼,竟然穿着道袍,身上还有些香火味。
“这是……”
贾平安笑眯眯的道:“今夜月明星稀,正是降妖除魔的好时辰啊!”
“现在去?”
李淳风掐指一算,嘴唇不停的动。
贾平安很好奇,“李大爷,你这算什么呢?莫非是算凶吉?”
李淳风不答。
但老仆在身边一脸敬畏的看着,大气都不敢出。
老李果然是神仙做派。
半晌,李淳风叹道:“回家怕是赶不上子时觉了。”
老李这是在算此次行动要耗费的时辰?
牛逼!
贾平安问道:“何为子时觉?”
“子时之前睡的觉。”
言简意赅啊!
“走!”
李淳风这便准备出发了。
“桃木剑呢?符箓呢?”
贾平安真心想看看李淳风降妖除魔啥样。
李淳风淡淡的道:“剑在心中。”
果然是逼格满满。
外面,陈冬带着几个家仆都在等着。
李淳风看了他们一眼,“都是浑身煞气的。”
这可是李神仙!
段出粮定定的看着他,突然问道:“李神仙,逝去之人若是没了尸骸……魂魄可能归乡吗?祭奠的香火可能享受到?”
众人上马,李淳风看了段出粮一眼,“你的煞气尤重,这是杀了多少人?”
段出粮摇摇头,“数不清了。”
“大争之世啊!”
贾平安不觉得在这个时代杀人有什么不好,“强敌环伺,不杀人就会被杀。”
李淳风觉得这话有些意思,“尸骸能否存在不打紧,其实……魂魄才是最要紧的。”
段出粮欢喜的道:“多谢李神仙。”
李淳风淡淡的道:“小事罢了。”
“小贾,你如何看?”
李淳风一直想把贾师傅度化在自己的门下,可架不住贾师傅不上当。
贾平安在想娑婆寐的事儿,随口道:“世间是苦海,肉身是船,魂魄是客。”
他发现周围很安静。
“太史令,这是怎么了?”
李淳风拽着胡须,突然下巴刺痛,却是拽了十余根胡须下来。他看了一眼胡须,心痛的道:“留了多少年了。”
他抬头,就像是看着肥美羔羊般的看着贾平安,“小贾,跟老夫来修炼吧,老夫担保能让你成为道门的领袖……”
这等诱惑一般人哪里扛得住。
贾平安微微一笑,“太史令,出家人求的大道,所谓道门领袖那只是权势,想要权势就别在方外厮混,想求大道就别在意所谓的领袖。”
李淳风身体一震,“贫道却是误了。”
贾平安也没想到一番话就把李淳风给点醒了,觉得道尊该重赏自己。
段出粮在前面探路。
他的父亲也是府兵,当年跟随着先帝征伐高丽,结果被俘……那时候的高丽人已经不复猖狂,只想打击唐军的士气,于是就把他的父亲和一些俘虏活生生的用战马拖死。
当时惨叫据说和厉鬼嘶吼一般,事后有同乡去收拾尸骸,可只寻到了一截脊梁骨,就把它带了回去。
埋了脊梁骨后,段出粮随即参加府兵,坚定要求出征高丽。
折冲府听了他的事后,特事特办,让他赶上了二征高丽。
那一战……
他奋力冲杀,杀的眼珠子发红,杀的目光定定的。
随后的一战,唐军大胜,段出粮作战悍勇,杀敌众多,已经被上官报了上去,就等着战后立功受赏。
美好的前程就在眼前,可段出粮的事儿暴露了。
他用人皮为鼓,以人骨为鼓槌,强令俘虏捶打。
那些俘虏崩溃了,随即引发骚乱。
他一人一刀,斩杀了三十余俘虏,浑身上下都是血肉和内脏。
那眼睛竟然不似人类。
段出粮疯了。
但好在他只是杀俘,上官心中惋惜,就掩盖了,报了一个疯病。
夜里的街道上冷冷清清的,一行人的马蹄声显得有些单调。
前方有火把。
“止步!”
一队金吾卫的军士过来,目光扫过众人。
“身份,去何处?手莫要放在腰间。”
“武阳侯贾平安。”段出粮说道。
他看着这些军士,眼中有回忆之色。
那些厮杀啊!
他的呼吸不禁急促了起来。
验证了夜行证明,随即众人再度出发。
到了醴泉坊,叫开坊门。
“在何处?”
贾平安问道。
“郎君,就在前面不远。”
前方的一个大宅子里,此刻灯火通明。
一群权贵在大堂里虔诚的听着。
上座的是娑婆寐,他的声音平缓,目光闪动着妖异的光芒。
先帝英武一世,竟然在他的身上栽了跟斗,由此可见颇有手段。
“……西域有神山,神山上有圣洁的白莲,只需吃一片便能延年益寿,吃一株便能长生不老……”
外面突然有些嘈杂。
“该死的!”
一个权贵见娑婆寐皱眉不肯说,就骂道:“去看看,打出去!”
那些豪奴气势汹汹的出去……
大门处,十余豪奴冷冷的看着段出粮。
门外,贾平安和李淳风在看着夜空。
“滚!”
一个豪奴怒吼。
“为何不先礼后兵?”李淳风有些好奇。
“因为这些人不肯听咱们的,咱们来此的目的就一个,让娑婆寐知晓,大唐并非是他招摇撞骗之地。”
就像是当初贾平安被称为扫把星一般,李治那时候恨不能一巴掌拍死他,可却忌惮由此带来的后果。
娑婆寐也是如此。
若是弄死他,会不会带来一些莫测的后果?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贾平安的嘴角挂着冷笑,“这个世间只重衣冠不重人,我想试试拳头如何!”
段出粮上前一步……
惨叫声骤然而起,一起就没停过。
贾平安好整以暇的看着夜空,“太史令,你说那些星辰上是否有人居住?”
“兴许吧。”
李淳风不敢确定。
“住手!”
里面传来了拔刀的声音。
贾平安缓缓走过去。
段出粮拿着一个豪奴的手臂,漠然看着前方拔刀相向的那些人,用力……
“嗷!”
手臂硬生生被撇断的豪奴惨叫的声音回荡在夜空中。
“杀了他!”
有权贵赶到,勃然大怒。
“杀了谁?”
贾平安和李淳风出现了。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