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催妝-第三十九章 機會(二更)閲讀


催妝
小說推薦催妝催妆
张家虽然是武将门第,但张炎亭却有真才实学的文采。
凌画在张炎亭的书房里与他商谈了一个多时辰,对他的才学以及品性有了深一步的了解,大体对于他未来官路,结合他的才学,有了基本的打算。
一番了解后,她觉得张炎亭适合进兵部。
张炎亭本身就出身武将门第,对于军事,有着足够的了解,将军事与文政结合,他入兵部,再适合不过了。
而萧枕,也需要兵部有人,他需要军权。
张炎亭听了凌画与她分析一番,觉得如此规划安排正合他意,虽然他弃武从文,但对于彻底丢弃祖父自小对他的培养,还很是心存愧疚,若是依照凌画的安排,他也不必愧疚了,虽从文职,但入兵部,也不算彻底脱离家中将门底蕴。
精品都市小说 催妝 txt-第三十九章 機會(二更)看書
张炎亭其实一直有些迷茫,虽等着科考,但却对于自己未来如何将张家的门庭立起来,没有一个坚定的方向。如今凌画等于给他指明了一个方向。
前路是兵部,科考后,往兵部运作使劲,路的尽头,是扶持二殿下登基。
张炎亭对凌画道谢,“多谢少夫人,若不是你,我大概还不知道自己科考后,该如何谋一个适合自己的位置。”
“张公子不必谢,你能选择二殿下,以后我们就是自己人。”凌画浅笑,“相信二殿下一定会是你这一生最不会后悔的选择。”
张炎亭笑着点头,“二殿下能让少夫人如此推崇,我也相信,一定不会后悔。”
二人商议妥当,已到了午饭时候,张老夫人派人来喊二人用饭。
用了一顿宾主尽欢的午饭,饭后,张老夫人留凌画说话,自然说起了张乐雪亲眼看到疑似东宫的马车出入翰林院首许大人家,凌画若有所思,表示自己知道了,让张乐雪不必疏远许晴意,继续与之交好,当不知道此事。
张乐雪很是为难,捏着帕子对凌画说,“凌妹妹,我做不来出卖好姐妹的事儿。”
凌画微笑,“乐雪姐姐宽心,我不会让你做出卖好姐妹的事儿,只是让你如常与许小姐交好,若是许小姐向你打探什么,便是她不顾姐妹之情在先,到那时,你哪怕做些什么,也不算是出卖好姐妹了。”
张乐雪想了想,倒也是这个道理,她知道哥哥已投靠了二殿下,许家若是投靠太子,那么,将来,两家都会卷入旋涡,在争储的腥风血雨下,两家的所有人,怕是没谁能置身事外,她与许晴意,怕是谁也不能,她没有害许晴意之心,但若是许晴意先害她,那么,也算不得什么好姐妹了,无非都是为了至亲家族。
于是,她慢慢地点了点头,“好。”
张老夫人拍拍张乐雪的手,她这个孙女,只有许晴意这个闺中密友,她也不希望两个人走到那一步,但愿许晴意不会掺和进来吧!
她忽然想起一事,对凌画问,“老身听闻,太后赐婚你三哥与荣安县主了?”
凌画笑着点头,“正是。”
“这是好事儿一桩,凌家看来用不了多久,又要办喜事儿了,到时候可要给老身个请帖,老身去讨一杯喜酒喝。”张老夫人主动提起。
凌画没个不答应的,笑道,“这是自然,我一定亲自将请帖给老夫人送来。”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张老夫人连连点头,对她问,“实不相瞒,老身为炎亭和乐雪的亲事儿,也有些犯愁,老身多年不出府赴宴走动,谁家有适龄品性好的小子姑娘,老身都不太清楚,您比老身熟悉,可否与老身说说?老身了解一二。”
张老夫人这话一开口,张炎亭首先坐不住了,“祖母,孙儿不急,大丈夫未曾立业,何以安家?”
“你一边去。”张老夫人挥手赶他,“你也老大不小了,科考尽在眼前,待你考上,双喜临门,有何不好?”
张炎亭无奈,“少夫人明日就要出京去江南漕运了,祖母您就不要拿这等小事儿来麻烦她了。”
张老夫人一愣,看着凌画,“你明日要出京?”
凌画笑,“江南漕运有些事情,需要我出京去处理,不过陪老夫人说会儿话的功夫,还是有的。”
她看了张炎亭一眼,想着真是想什么来什么,又笑,“张公子的亲事儿,目前我倒没有合适的人选,但乐雪姐姐的亲事儿,我倒是有个想法,老夫人不妨听听。”
张老夫人闻言也顾不得她明日就要出京了,立即说,“那你快说说。”
孙儿可以晚些再娶妻,但孙女再留下去,真是大姑娘了,不能再留了,她最着急的其实还是孙女的亲事儿。
凌画笑着说,“我四哥凌云扬,今年也会下场科考,他未曾订下亲事儿,品貌性情我敢担保,人也靠谱,今年科考,他也很是有些把握,将来入朝为官,与张公子同榜同朝,不知老夫人可考虑一下我家四哥?让乐雪姐姐嫁入凌家,我家和我四哥定不会错待了乐雪姐姐。”
张老夫人彻底惊住。
张炎亭与张乐雪也惊了。
一时间,三人都一脸震惊地看着凌画。
凌画掩唇低咳了一声,笑着说,“老夫人知道,我凌家已无长辈,两位哥哥的亲事儿,也是我这个做妹妹的近二年来最需要考虑和犯难的心事儿,如今我三哥订下了青玉,若老夫人同意,将乐雪姐姐许配给我四哥的话,老夫人了却了一桩心事儿,我也一样了却了一桩心事儿。”
“这……”张老夫人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她是真没想到,本意是让凌画说说京中的青年才俊,给个靠谱的建议,没想到,她却将自己的四哥推了出来。
张乐雪已羞红了脸,这二人当着她的面讨论她的婚事儿,按理说,她该躲出去,但毕竟是关于自己一辈子的婚姻大事儿,她还是忍住了没躲出去,但也不好开口。
张炎亭看看张老夫人,又看看张乐雪,回想见过两面的凌云扬,一时间也说不出他与妹妹到底是合适还是不合适的话,所以,也没开口。
凌画笑着说,“老夫人不必急着答复,这就是个想法而已,我家没有长辈,也不兴盲婚哑嫁,相信老夫人为了乐雪姐姐一辈子的幸福着想,也不会轻易草率决定她的亲事儿,所以,咱们慢慢来,可以找个机会,相看一番,再做决定。”
这话说到了张老夫人的心坎里。
张老夫人点头,对凌画笑起来,“老身还真没想到,你倒是周全,既然你有此言,那么,你便与老身说说你四哥,老身听听他从小到大的事儿。老身隐约记得,多年前,他似乎还挺出名。”
凌画点头,也不含糊,捡了凌云扬从小到大的事儿说了几桩。
说他小时候怕有贼人闯进凌家偷他的妹妹,便跑去做了纨绔,将京城方圆百里三教九流的人物都摸了个透,他做纨绔那些年,京城方圆百里,鸡鸣狗盗之辈都没了,作奸犯科之辈也不见了,也算是对京城方圆百里的治安有一定的功劳。
说他被凌云深押着读书,与她一起,很是在凌云深手下水深火热的好几年。兄妹二人结成同盟,阳奉阴违被罚等等一些趣事儿。
说凌家遭难后,凌云深不入朝,凌云扬为了担起凌家的担子,头悬梁锥刺股,把最不喜欢的读书拾了起来,如今每日闻鸡起舞,读书到三更。
真实发生的那些事儿,由凌画的嘴里说出来,是一个很是鲜活的凌四公子。
不止张老夫人听的直发笑,张炎亭和张乐雪也听的忍不住好笑。
张乐雪恍然想起,她似乎是见过凌云扬,是一个十分俊逸的少年公子,去年,她与许晴意逛街,遇到了些麻烦,恰巧被他碰到,便随手给解了,他身边那时还有几个人,不像是京城人,颇有些江湖游侠打扮,其中有一人刀疤脸,背后背着大刀,让她与许晴意见了心生怯意,都没敢上前道谢。
后来他带着人走了,许晴意在人走后说,“那是凌家的四公子,没想到,他都不做纨绔了,还依旧与三教九流的人物来往。”
那时她想,原来他就是凌四公子。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