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d3vc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禁區獵人》-第八百一十四章 閨中待嫁鑒賞-1eyj7


禁區獵人
小說推薦禁區獵人禁区猎人
公爵府里很安静。
水榭楼台的两位皇子,以及南墙小楼里的两位新娘,这会儿都在等消息。
天澜帝国大皇子,名叫阿波罗,正跟三皇子普罗米修斯一块儿趴在水榭楼台的三楼地板上。
三皇子这会儿脸色不太好看,冲着大皇子说道:“这个香山公爵真是该死,居然让皇兄陷入此等险境。”
“这非但不是什么坏事,而是好事。”大皇子神色如常,说道,“那个东西在数里之外能要封号级高手的性命,这价值和威胁都非比寻常,而且这东西来自海外,意义就更为重大。你我身为皇嗣,提前接触了解一下这个东西,总比懵懂无知强。”
“皇兄所言极是。这等宝物若是能得到,那就更好了。”三皇子点点头,随后问道,“对了皇兄,香山公爵这一死,母后那边该如何交代?”
“香山公爵无后,按继承人顺序,如今香山公国就是母后的。 ”大皇子淡淡说道,“所以,用不着有什么交代。再说了,人又不是我们杀的。”
“还是皇兄思虑周全,而且这次甚至能请动国师亲至,看来今天这帮人是在劫难逃了。”
媚情,强上少将
“老国师手段通天,他是你师傅,你都请不动,我怎么请得动?”大皇子说道,“如今大西洲五大绝顶高手身份都过于尊贵,他们之间一旦交手,就意味着帝国之间全面战争。所以老国师也是苦寻对手而不得,难免技痒,这次听说有海外的高手来到我天澜帝国境内,这才肯出来散散心。对了,林朔这人的身份,你查清楚了吗?”
“还没有。”三皇子摇头道,“他只说自己是海外人士,具体身份没有透露。这人来历不明,我们也无从察起。不过我看他这番修为,在海外的身份地位绝对不低。”
“这个情况,让我有些隐隐不安啊。”大皇子叹息一声,沉声说道。
“皇兄何出此言?”
“像林朔这样的人,要是搁在大西洲,两字封号级,甚至可能更强,那起码是坐镇皇宫的高手,再不济也是领军的将领,而让他带着一支小队前来大西洲冒险,这就很奇怪了。”大皇子说道,“对此我有一些很不好的猜测。”
“什么猜测?”
“要么是像他这样的高手,在海外有很多,所以他在海外价值有限,才会来大西洲找机会。”大皇子说道,“另外一种可能就更可怕了,那就是修行人士如今在海外,整体价值有限。另外有一种力量,比修行更强。比如说,他们手里那个能取人性命的宝物。”
“海外的情况,可能已经变成这样了么……”三皇子思忖片刻,神色大变:“那如此说来,我天澜帝国岂不是要遭受灭顶之灾?”
“如果真是这样,何止是天澜帝国。”大皇子摇头道,“整个大西洲,如今都危如累卵了。”
“那依皇兄之见,我等该如何是好?”三皇子问道。
“我等虽贵为皇嗣,可也只不过是皇嗣,这样的大事,只能由父皇亲自定夺。”大皇子说道,“国师这次来,应该也是父皇授意的,你我先静观其变就是了。”
……
两位皇子在水榭楼台三楼趴着,在三百外,南墙小楼的三楼里,两位新娘子这会儿是坐着。
皇子在地上趴着,脑子虽然转得飞快,可身体很老实。
新娘们相反,身体坐不住,然后因为待嫁心切,脑子有些转不动了。
尤其是阿尔忒弥斯,听到底下断首屠良那声叫唤,宣布香山公爵被林朔杀了之后,她整个人都跳了起来,掀开头盖就跑到窗口瞧:“什么情况?”
“你回来!”苏冬冬坐在位置上暂时没动弹,嘴里说道,“你就算是个假的,也好歹装装样子,哪有新娘子听到热闹就把头盖掀了的?”
阿尔忒弥斯没理会苏冬冬,在察觉到楼底下的情况后,脸上有些难过。
虽然她从小就不太看得上这位香山公爵,也知道这人喜欢自己多半是因为米亚公国,不过两人到底算得上是世交,如今这人的死有点咎由自取的意思,可跟她也脱不了干系,于是心里不太好受。
米亚女公爵喃喃说道:“香山真的死了……林朔其实没必要下这么重手。”
“你这女人真是没脑子。”苏冬冬在后面说道,“还不明白吗?根本不是林朔下了什么重手,而是屠良出手,把你的青梅竹马给宰了。”
“这……”阿尔忒弥斯一脸疑惑,说道,“为什么呢?”
“我怎么知道为什么?我只是听到了这个动静。你先回来坐着,等林朔那边的消息。”苏冬冬嫌弃道,“这么高的个子杵在窗口,妨碍我听动静。”
“耳朵听哪有眼睛看直接,我是在替你观察情况。”阿尔忒弥斯探头探脑地往窗户外东看看西看看,然后一拍大腿,“冬冬,不好了!你老公跑了!”
“你老公才跑了呢!会不会说话?”苏冬冬也急了,掀了头盖骂道。
“哎?你承认他是我老公了?”阿尔忒弥斯扭头问道。
“这都什么时候了还贫嘴!”苏冬冬招手,“你回来坐着!”
“他真跑了,我没骗你。”阿尔忒弥斯说道,“林朔他现在人都翻出外墙了。”
“我听到了。”苏冬冬说道,“这是他在处理事情,什么叫跑了?”
“可是他这一走,屠良谁对付啊?”阿尔忒弥斯说道,“这人是两字封号级的刽子手,煞气凝练,我念力破他神念屏障没那么容易的。”
“所以我让你回来坐着。”苏冬冬说道,“我护着你。”
“哦!”阿尔忒弥斯这才乖乖走回来,老老实实坐在了苏冬冬身边,悄声问道,“冬冬,你打得过他吗?”
“没打过怎么知道?”苏冬冬身子一晃,以极快的速度在窗口和门口布下了“画牢”,然后人又回到阿尔忒弥斯身边,说道,“这人现在开始登楼了,你就在这儿别动,否则我容易误伤你。”
“好。”阿尔忒弥斯说道,“冬冬你不用害怕,一会儿一旦你跟他形成僵持,我就用念力攻他。”
“别指望了,不可能僵持。”苏冬冬摇了摇头,“以我们两人的战斗风格,生死是一瞬间的事情。”
敌人正在登楼,阿尔忒弥斯这会儿一点都不慌,反而笑道:“那你要是死了,林家的四夫人和五夫人是不是都没了?”
听到阿尔忒弥斯这句话,苏冬冬神情一怔,随后双眸中燃起了紫色火焰。
西王母坐不住了,马上接管了苏冬冬的身体,说道 :“哇!你这个女人真是歹毒啊!还想借机上位是吧?不行,冬冬这场架不太稳,还是我亲自来吧。”
“西王母?”阿尔忒弥斯现在也是认识这位林家五夫人了,问道,“你行不行啊?”
“难得。”西王母点点头,“我出世以来的这亿万年岁月,你是第一个质疑我能力的。哪怕是我老公林朔,胆子都没你这么大。”
“我觉得这个情况还是冬冬靠谱。”阿尔忒弥斯说道,“身体是她的,她动起手来肯定比你熟练,你别托大,回头害死我们俩。”
“你慌什么,这具身体我最近用得很舒服,得心应手。”西王母说道,“再说了,对付屠良这么弱小的人类,我还需要真的出手吗?小六你给我看好了,五姐给你打个样,教你怎么用念力破这种煞气。”
西王母话音刚落,然后发现情况不对,嘴里“咦”了一声,扭头瞪了阿尔忒弥斯一眼:“小丫头片子,耍我?”
因为只到此刻,屠良人都卡在楼梯没上来,显然已经被人攻破了神念屏障。
“早控住了。”阿尔忒弥斯微微笑道,“不管怎么说,我也是个念师。屠良要是偷袭我,我没什么办法,可这样正面来,还在楼下杀人嫁祸浪费了这么长时间,他未免太高估自己了。”
西王母看着阿尔忒弥斯有些意外:“小丫头倒是有些鬼门道。”
“你说话注意一点,什么叫鬼门道,这是我师承你婆婆的能耐。”阿尔忒弥斯说道,“你这么说话可是对老人家不敬,回头我跟林朔告状去。”
“小六,你再这样我就要杀人灭口了。”
“你不敢,因为只有我知道你婆婆在哪儿。”
“你别太自信了。”西王母说道,“像她那样的存在,确实很强大,能够屏蔽我的感知。不过我要是真把力量调过来,哪怕是她,也是无所遁形的。”
魔道是道 梁道然
“可你现在不敢把这份力量调过来,否则你早这么做了。”
“哼。”西王母冷哼一声,随后说道,“好了,我要走了,外面有个很强大的家伙,我再不走就要被他察觉了,这样对林朔不利。”
一边说着,西王母伸手轻轻拍了拍阿尔忒弥斯的脸:“小六啊,我叫你一声小六是看得起你。冬冬可没我这么好说话,你要继续努力。”
阿尔忒弥斯嘴角抽了抽,说道:“林朔是很不错,可我还没决定真要嫁给他呢,他那么多老婆,我还不愿意呢。”
“你就矫情吧。”西王母白了米亚女公爵一眼,然后双眼紫色火焰褪去。
然后苏冬冬这张脸表情没变,说道:“对,你就矫情吧。”
阿尔忒弥斯咬了咬嘴唇,随后似是感知到了什么,神色一紧:“没想到国师居然会来。林朔应该不是他的对手,冬冬,我们得去帮忙。”
“不。”苏冬冬摇了摇头,说道,“今天你这个新娘是假的,我是真的。我就在这里等着,哪儿也不去,等我男人打赢了这场架,回来这里迎娶我。”
……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