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hrc5人氣連載小說 皇妃在娛樂圈當頂流 起點-第四百一十一章 出事讀書-0d7nh


皇妃在娛樂圈當頂流
小說推薦皇妃在娛樂圈當頂流皇妃在娱乐圈当顶流
“晚晚,你看微博了吗?”
“还没有。”苏晚晚窝在自己的沙发里,一只手拿着手机,一只手拿着遥控器调低电视的音量,“我今天还没看过微博。”
“今天上映第一天,票房已经过了五千万了,网上对你都是好评,你去看看吧。”
文霜的声音听起来有着藏不住的喜意,又说了两句,她就挂断了电话。
苏晚晚看着手机,想着刚刚电话里的内容,伸手点开了微博,搜索无畏这两个字。
一点完,就看见无畏官方账号下很多人发表的对无畏的好评,其中还有很多人在夸她的演技很好,她看着,脸上也带着笑容。
但有几条评论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我是景氏的员工,今天我们总裁请了整个公司的人看无畏,虽然无畏很好看,但这口狗粮我还是先干为敬。】
【我是苏氏的员工,我也不知道为啥我们总裁也请我们看了电影,大概因为我们总裁也是苏晚晚的粉丝?】
【前面的,苏晚晚也姓苏啊,很可能是你们苏氏的小公主哦~】
【天呐,不可能吧,如果是的话,这是什么人间童话啊!】
【不可能,想想晚晚之前在娱乐圈那么不受待见的样子,我就不相信她居然还能有个隐藏身份。】
……
翻开这几条评论,虽然还有人在怀疑她和苏氏的关系,但好歹之前过的太惨,还有人帮她把楼歪回来。
看着这几条评论,她就不禁笑了出来。
网友们的脑洞也真是太大了,总是能不经意间探寻事实的真相,然后再把自己否定。
不过……阿深请了景氏的员工看电影?
接下来的几天,无畏的成绩一天比一天好,终于在第四天的时候,突破了一亿的大关,而苏晚晚的努力,也得到了大众的认可。
……
别墅内,夏琦玉和景辰阳坐在沙发上,投屏上放着无畏,两人看着屏幕中的苏晚晚,眼中都露出想要毁灭的欲望。
“这个苏晚晚,看起来还真是一个很好的猎物。”
夏琦玉拿起手中的红酒杯喝了一口,说道。
“你要快一点,我很快就要和景深见面了,我不希望再有其他人能够吸引他的视线,景深那双美丽的眼睛,只能看着我。”
“你放心,我已经计划好了,很快了,很快,她就要在我的手里求饶了。”
景辰阳的眼中散发着惑人的光芒,“她的房间我已经给她准备好了,那么肮脏的地下室不是她应该待的地方,她的房间充满了阳光,她一定会喜欢的。”
……
自从无畏上映后,,苏晚晚在娱乐圈的地位也稳步上升,文霜接到的电影的剧本越来越多,还有几个综艺也想要邀请她,但是综艺都被苏晚晚拒绝了。
她现在只想磨炼好演技,争取早日拿到影后的桂冠,也好圆了原主的一个梦想。
一想到这个,苏晚晚就有些头疼。
现在阿兄已经找到了,下一步她就打算把自己的真实身份告诉苏家人,毕竟阿兄在那里,他们之间的关系是斩不断的,如果被苏家人知道,她也不想骗他们。
特别是,苏家人待她极好。
躺在沙发上,苏晚晚揉了揉脑袋,想着这些一件一件都要去做的事,叹了口气。
算了,一件一件来吧。
《无畏》的票房依旧持续走高,终于在第十天的时候,突破了十亿的票房,白明导演激动的在群里不停的给大家发红包。
——年底的金像奖大家都打起精神来,我们《无畏》,一定会拿到一个好奖项!
苏晚晚看着这条消息,嘴角缓缓的向上勾起。
总归,是一步一步在往前的。
最近文霜还在看剧本,她的新代言前几天也都拍完了,她便躺在床上,打算睡个回笼觉,却在刚放下手机的时候,电话响了起来。
她拿起手机一看,是文霜,她以为是有工作了,便马上接了起来。
“晚晚,不好了,林心好像出事了。”
“什么?”听到这句话,她一下子下了床,“心心怎么了?”
“我也不太清楚,刚刚是她的经纪人给我打的电话,她现在在往林心家赶,我马上就到你楼下了,你穿好衣服就下来。”
“好。”说完,她便挂断了电话,从衣柜里摸出件衣服就穿了起来,然后拿起帽子和口罩下了楼。
到停车场的时候,文霜的车已经在那里了,她快速的跑过去打卡车门,上了车。
“心心经纪人的电话是多少?我打电话问一下。”
文霜直接把自己的手机扔给她,便启动了车子。
苏晚晚翻出最近的一个通话记录拨了过去,那边响了很久才接通,还没等那边说话,她就先着急的开口。
“我是苏晚晚,林心呢?她怎么了?”
“医院,第一医院。”林心经纪人的声音哽咽,“在抢救,她吞了安眠药。”
话音落下,苏晚晚的手抖了一下,一瞬间心里充满了巨大的恐慌。
诡画异瞳 空白噩梦
过了半晌,她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但却发现它也颤抖的厉害。
“我在路上,我马上就到。”
挂断电话后,正好到了红灯,文霜一脸担忧的看着脸色有些发白的苏晚晚,出声问道:“怎么了?”
“去第一医院,心心她……吞安眠药了……”
闻言,文霜也僵住了,直到后面传来鸣笛声,她才反应过来重新启动车子,但车速显而易见的快了许多。
到了医院以后,她们二人快速的戴好帽子和口罩,就跑到了林心经纪人说的手术室。
手术室外,只有她的经纪人和助理站在那里,助理眼睛哭的都肿了起来,她的经纪人眼眶也泛红,但却在强忍着眼泪。
“情况怎么样了?”
“不知道,还不知道。”她的经纪人摇了摇头,声音带着哽咽,“我去她家的时候,她就躺在床上,桌子上放着一瓶空了的安眠药,我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吃的药……”
她的声音越来越哽咽,到后面终于忍不住了,眼泪如决堤一般涌了出来。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