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3c7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電視劇裏一個能打的都沒有 ptt-第四十二章 斷情七絕熱推-ssw4w


電視劇裏一個能打的都沒有
小說推薦電視劇裏一個能打的都沒有电视剧里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雄浑刀劲夹带罡风盖压而下。
断情居竟然为之动摇,足见来人功力之深,非同小可。
无名霍然而起,骈指为剑,周身猛地爆发出一股凌厉之势。
剑气将发之际,他却发现任以诚已抢先出手,闪身来到了门口。
蓬!
也不见任以诚有何动作,只昂首负手,长身而立,刀气顿时便一阵扭曲,似受到千百种不同力道的挤压一般,应声爆碎。
赫然正是天魔力场!
“畜生,你把我的话当耳旁风了吗?”
喝骂声中,一名身材高壮,面带狠色,手持通体金色长刀的老者出现在了众人面前,对着第二梦怒目而视。
“爹。”
第二梦和聂风联袂而出,看着来人脸上不由露出了怯色,更暗藏隐忧。
无名等人闻言一惊,终于明白过来,眼前之人竟是第二刀皇!
“混账!我是怎么教你的?情是练刀大忌,我让你千万不要动情,你非但不听,反倒带了这么多不三不四的男人来断情居,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爹?。”
第二刀皇看着正和聂风手牵手的第二梦,言语间怒火愈发炽盛。
“爹,女儿知道您的一片苦心,但女儿也是情不自禁……”第二梦眼圈泛红,泫然欲泣。
第二刀皇怔了一怔。
他既为人父,自然也为人夫,对于感情之事亦属过来人,可这也恰巧正是他禁止女儿动情的原因。
在他看来,感情只会阻碍一名刀客的进步,留之无益。
“哼!既然不能自禁,那我就帮你禁。”
第二刀皇目光直视聂风,手中金色长刀已然扬起,此刀名曰‘争名’,寒光闪烁,锋芒自显,端的是柄难得的神兵利器。
“前辈,有话好说。”聂风因他是第二梦之父,不欲与其动手,遂耐着性子出言相劝。
“废话,就是你这臭小子勾引我女儿,今天我非宰了你不可。”
第二刀皇话音未落,争名宝刀已然出手,真力一吐,金色刀气再现,直向第二梦和聂风中间斩落而下。
出手之狠辣,竟是完全不顾及第二梦的安危。
聂风大惊之下,连忙将第二梦推开,但猛招临头,势比风雷,他俨然再无闪避之机。
然则,事发仓促,雪饮被留在了厅内,第二刀皇功力深厚,眼下无兵刃在手,他纵然修为大进,此招亦是难挡。
就在这时。
锵然一声,厅中射出一道凌厉剑气,其中更裹挟着一股宛若实质的炎流。
乍见红芒过处,如烈焰融冰,金色刀气顿时消失无踪。
“风师弟为了第二姑娘心存顾忌,你想动手,我来奉陪。”步惊云手持无双剑,冷然跨步而出。
“步小子,刀皇的断情七绝可不是闹着玩的,你千万小心。”
第三猪皇素来看第二刀皇不顺眼,见步惊云出手不由出言提醒,同时也暗自希望对方能教训刀皇一顿。
“那我就把你们全都杀光,彻底断了那畜生的念头,接老子怒斩情丝。“
第二刀皇含怒出手,争名刀力劈而出,真力催发之下,金色刀气沛然勃发,澎湃绝伦,震荡虚空,却倏尔碎散,化为无数细丝狂戳而出。
“苍河星转!”
任以诚蓦地出手,数掌成刀,翻手间,刀气急斩而出,后发先至,如漩涡般将刀皇刀气卷集起来,砰然一阵爆响后,同时消弭于无。
第二刀皇面黑如铁,沉声道:“臭小子,能以空手连接老夫两刀,难怪如此大胆,敢擅闯我断情居。”
任以诚开口,却是对步惊云说道:“东瀛之行在即,大家有重任在身,未免无谓损伤,这一战既然非打不可,还是交给我吧。”
他顿了顿,转而看向第二刀皇,微笑道:“聂风和令嫒两情相悦,是难得的有情人,前辈一回来就棒打鸳鸯,实在有些大煞风景。”
第二刀皇破口大骂道:“放屁,老子绝不容我的女儿为情耽搁了一生,都是你们这帮混蛋教坏了她,我不杀你们誓不为人。”
任以诚袖手一扬,化出争锋,缓步走下台阶。
“晚辈也练过几手刀法,就让我来领教一下前辈断绝七情后的绝世刀招。”
“任大哥,手下留情。”第二梦求情的话几乎不假思索,脱口而出。
“啊—?吃里扒外的臭丫头!”
第二刀皇震惊更震怒,心头火冒三丈,纵身疾掠的瞬间,断情七绝中的‘天地无情’应手而出。
呼!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刀气席卷,如山怒意令刀势再添加三分霸烈,强横绝伦。
任以诚不疾不徐,争锋闪动,轻描淡写一式‘天狼啸日’逆拂而上。
“叮”的一声脆响,锋刃交击,争名刀势一顿,第二刀皇亦身形戛止,再难寸进一步。
惊异!
骇然!
第二刀皇双目圆睁,只觉眼前少年功力宛如汪洋大海,深不可测。
却见争锋余势不竭,刀气透发激射而来,直取面目。
江南外传
第二刀皇脚步变转,侧身躲过,旋即又是手腕一震。
但见任以诚欺身逼近,旋腕一挑,运劲震开争名刀,‘狼牙破空’直取他中门胸腹。
凛然刀气,砭骨生寒。
第二刀皇既能刀中称皇,自非浪得虚名之辈,电光石火间,争名刀以无伦快绝之速度撤回,横式一刀‘情心一横’,堪堪将已攻至身前半尺的争锋压住。
他随即迅疾变招,刀锋一振,猛然爆出漫目银芒,犹如滔天巨浪,排山倒海般向任以诚翻涌而去。
邪王嗜宠:狂妃耍大牌
“逆刀回狼影!”
任以诚以快打快,运刀如飞,招出如风似电,霎时激起一连串似闷雷炸裂的震响。
顷刻间,一招势尽。
第二刀皇却难占上风,不由又惊又怒,心底更油然生出一股无名之火,整个人登时杀气大增,刀势陡然激进,‘杀心成焚’顺势出手。
一刀疾刺,快逾惊虹掣电,直来直往的一式,悍然直取心口要害。
任以诚足下轻点,身形竟不退反进,‘狼啸万里’同时出手,人刀合一,硬撼争名刀锋。
轰!
两柄神兵各携磅礴劲力,相互碰撞爆出震天巨响。
余劲翻涌,气浪如潮,围在四周的篱笆应声而碎,院中池塘内更爆起水柱冲天,四散开来,如雨落下。
战圈中心处,任以诚立足原地,昂然而立,一如既往的风轻云淡。
第二刀皇却留下了几个脚印,已然身在三尺之外,握刀的手微微轻颤,脸色凝沉无比。
第二梦见此情形,不由劝道:“爹,不要再打了,连绝无神都不是任大哥的对手,你打不过他的。”
“住口!”
第二刀皇神色骤冷,他亦是自视甚高之人,哪容得自己落于人后,怒吼声中,第六刀‘六亲不认’雄势斩出。
刀势如疯如魔,似狂似癫,刀路更狠戾非常。
任以诚抬手一刀,见招拆招。
一时间,只觉眼前刀光乱闪,但凌乱中却暗藏章法,对方每一刀无不指向他身上的死穴和要害。
“狼影回空!”
双刀接连碰撞,任以诚蓦地身形一转,闪至第二刀皇身后,手中刀光回旋,斜斩肩头。
第二刀皇冷哼一声,随即手中争名刀锋倒转。
第二梦一见此招起势,立时花容失色。
“爹,不要……”
众人只见第二刀皇双手倒持争名,刀锋反向腰间插去。
所谓‘六亲不认’,不重天伦,不通人情,对任何人都不讲情面,其中也包括他自己。
这分明就是同归于尽的一招。
“好家伙!”
任以诚亦忍不住大吃了一惊,连忙变招,争锋一收一放,便自第二刀皇腰间出现,后发先至,精准无比的点中了争名刀的刀尖。
他若当真有个三长两短,聂风和第二梦的缘分只怕也到头了。
铛!
刀身急颤,激鸣刺耳。
第二刀皇刀势一顿,突然冷笑一声,借刀身所传来的力道陡然右转,刀随人走,俨然正是断情七绝的最后一式——‘刀终情断’。
猝不及防的一刀,誓要将任以诚腰斩。
众人骇然大惊。
无名剑指已再度伸出,凌厉剑气汇聚指尖,下一瞬,便将出手。
却在这时,争名刀也已逼至任以诚身前不足七寸。
第二刀皇只觉胜券在握,不料眼前寒芒疾闪,任以诚竟速度陡增。
“铛”的一声,争锋宝刀斩落而下,紧跟着便是一股沛然不可抗拒的无边巨力透刀传来。
噌!
争名刀脱手飞出,应声直插入地。
“猪皇的刀法?”第二刀皇左手捂着右腕,想起最后那一刀,不禁咬牙切齿,脸色变得极之难看。
那一刀,正是三式创刀中的纵斩·纵观天地。
“好小子,干得漂亮!”第三猪皇见任以诚用他的刀法胜过了刀皇,心中顿感畅快万分。
任以诚手中星点一闪,收起争锋。
“前辈,刀道无涯,断绝七情之路终非正道,再练下去也不过枉自徒劳罢了。”
“这就是你的目的?”第二刀皇想起适才那股让他兵刃脱手的力道,简直深厚的匪夷所思。
对方若要败他,其实一招足矣,之所以如此大费周章,就是为了要验证他刀法理念的错误。
无名缓步而下,徐徐道:“情之一字乃人之天性,武学之道则旨在顺其自然,违背天性只会沦入下乘,惟天人合一方可臻至化境。”
“原来是你,传闻你早已身亡,没想到……”
第二刀皇终于认出了无名,心中一时惊讶不已。
无名点了点头,正欲再说话之际,第二刀皇忽地身形一闪,来到第二梦身旁,一指封了她的穴道,抓起她便向外掠去。
“伯父……”聂风大惊。
“你们不要得意的太早,我一定会让断情七绝成为最强的刀法。”第二刀皇的声音伴随身影迅速远去。
聂风本能的抬脚,但随即又收了回来。
第三猪皇诧异道:“聂风,你怎么还不去追?”
聂风叹了口气,摇头道:“算了,此去东瀛必定危机重重,与其让梦和我们去冒险,倒不如跟着她父亲更安全一些。
待东瀛的事情了结,我再去找她不迟。”
任以诚拍了拍他的肩膀,啧啧有声道:“世上最不好应付的人就是岳父,攻了人家的小白菜,到时候可有你受得了。”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