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k4hk好文筆的小說 我真沒想重生啊討論-982、陳漢昇:小胡,請你離開這個家(求個月票)讀書-jjf0y


我真沒想重生啊
小說推薦我真沒想重生啊我真没想重生啊
胡林语和沈宁宁之间的关系,简单又复杂。
简单是指情感上,毋庸置疑胡林语很疼爱阿宁,举个不恰当的例子,如果在小小憨包和阿宁之间进行二选一,胡林语应该会毫不犹豫的选择阿宁。
至于复杂呢,胡林语本质上只是沈幼楚的同学,但是她的做法更像阿宁的“母亲”,劳心劳力的希望她能够成才和成人。
前几年的时候,阿宁刚从山里来到建邺,文化基础能够追上城市里的同龄人,胡老师可谓是第一功臣。
不过现在随着沈宁宁年纪的增长,再加上家庭人员的增加,尤其以后老陈和梁太后也要定居建邺,胡林语的很多做法就不太合适了。
陈汉升早就想和她谈一谈,只是机会并不好,这次趁着“阿宁失踪”的事情,陈汉升决定和小胡铺开了聊一聊。
关于个人发展。
关于阿宁的教育方式。
关于渣男和女拳师的对立统一关系。
······
“喂,110吗·······”
陈汉升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胡林语也从失神中反应过来,二话不说就准备报警,不过被陈汉升拦了下来。
“你干嘛?”
胡林语愣愣的问道:“阿宁不见了,你不报警吗?”
“没到48小时。”
鸿孕当头
陈汉升指了指手表:“还不算失踪人口。”
“你······”
胡林语似乎不敢相信这是陈汉升说出来的话,孩子丢失了,他居然在计较有没有48小时?
在惶恐、担心、生气多种情绪的混合之下,胡林语一下子爆发了,指着陈汉升吼道:“阿宁都不见了,你还在纠结这些东西,以你现在的地位,警察难道不会帮忙寻找吗?”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我就知道······”
胡林语吼完后,又是自顾自的呢喃自语。
陈汉升多聪明,他知道小胡下面的话应该是“我就知道你有了女儿以后,就不会再疼阿宁了。”
“我对阿宁的感情一直没变。”
陈汉升依然平静:“反倒是你的变化有些大,阿宁今天放学不愿意回家,你要负很大一部分责任。”
“唰!”
胡林语快速抬头,她眼睛里早已噙满了泪水,不过听陈汉升的意思,阿宁似乎并没有失踪,她只是不愿意回家?
陈汉升没有搭理胡林语,转过去问着孙校长:“学校里有没有那种犄角旮旯的地方,黑漆漆的平时很少有人过去。”
“这······”
孙校长还真被问到了,她考虑的从来都是“光伟正”的荣誉,哪里知道这些地方。
幸好这里还有保安,他们每天都会巡逻,所以七嘴八舌的说出好几个位置。
“带路吧。”
陈汉升很干脆的说道。
胡林语突然若有所悟,阿宁有个习惯,每当委屈或者想妈妈的时候,她就会躲到别人看不见的门后或者墙角,“吧嗒吧嗒”的掉着金豆子。
以前在天景山小区的时候,那时候人少,阿宁就经常这样做。
现在搬到了新的公寓,虽然地方更大,但是人也更多了,尤其每间卧室的采光度都很好,阿宁反而找不到地方释放小情绪。
“可能还真是这样啊。”
胡林语慢慢的放下心,刚才班主任都说调了监控,并没有阿宁发现走出学校,保安又找了那些危险的区域,仍然没有发现她的身影,十有八九可能就是藏在某个地方了。
“这个丫头!”
想到这里,胡林语又要像往常那样生出怒气,可是看到前方陈汉升的背影,她突然沉默下来。
······
一般来说,学校里的犄角旮旯无非就是封掉的厕所、搁置各种打扫工具的房间、或者是某个楼梯下面,琅琊路小学并不是很大,慢慢排除总能够找到的。
“奇怪,我记得这里是关着的啊。”
在体育馆的杂物房外面,一个保安挠挠头说道。
“这是什么地方?”
陈汉升走上前几步。
“去年重新装修体育馆,这里会临时存放一些东西。”
孙校长解释道。
“噢。”
陈汉升点点头,手放在门把上,一使劲“咯吱吱”的推开门。
胡林语和冬儿紧张的双手紧握,其实刚才已经找了不少地方,可是每次总是失望的离开,胡林语心脏又“嘭嘭嘭”的跳动起来了。
不过这一次,当陈汉升完全推开木门以后,随着外面的光线照射进来,一个穿着校服的小身影也赫然出现,正是放学后就消失不见的沈宁宁。
“呼······”
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孙校长更是不住的拍着胸口。
琅琊路小学的家长非富即贵,虽然当校长能够拓宽人脉关系,不过这是建立在双方相安无事的基础上。
要是这些金贵的孩子们出点问题,家长们的“富贵”就要转过来对付自己了。
阿宁大概没想到大人们会突然出现,她正蹲在地上,一手拿着石块在胡乱画着,一手在抹着眼泪,也不知道她哭了多久,总之地面上湿漉漉的一片。
“阿哥~”
阿宁看到陈汉升,第一句话不是别的,而是哽咽着说道:“我昨天,我昨天真的不是故意的······”
陈汉升听了胸口一闷,他刚才还一直在教训胡林语呢,其实自己也有纰漏啊。
明知道阿宁敏感,昨天怎么就忘记和她说一声“没关系呢”。
“你这丫头,要吓死我们吗?!”
陈汉升这边还没说话,胡林语和冬儿已经过去抱住阿宁了,一通懊悔还夹杂着数落。
面对这种感情释放,陈汉升就没有参与,他在外面和校长、班主任,还有学校的安保人员一一道谢。
注意到孙校长额头上的汗水,陈汉升想了想说道:“明年为了扩大品牌效应和影响力,我打算在春秋两季各举办一次‘果壳杯’小学生动手能力比赛,如果孙校长不嫌麻烦的话,干脆就放在琅琊路小学吧。”
“啊?”
孙校长先是怔了一下,不过很快答应下来,干干脆脆的说道:“这是培养孩子们动手能力和创新能力的好事,我怎么会嫌麻烦呢。”
班主任杨老师在旁边没有作声,果壳这种大企业,赞助一次至少得20万起吧,在学校里组织一次比赛2万块绰绰有余了,剩下来的钱款,陈董就相当于以一种合理的方式送给校长和老师了。
“真不愧是陈董啊。”
班主任默默的想着。
今天,沈宁宁给学校添了点小麻烦,陈汉升作为家长,除了口头上的感谢,还用一种大家都喜欢的方式进行弥补。
最重要的是,这个方式还彰显了他的实力,希望学校继续对沈宁宁一视同仁。
这就是身家20多亿老板的情商和钞能力吗?
······
等到胡林语情绪稍微稳定后,陈汉升开车载着她们回去,这一路上陈汉升笑容满面的和阿宁说话,不过半句没提刚才的事情。
冬儿在也在陪着聊天,她过完年才20岁,出来打工又没吃什么苦,小金也很保护女朋友,所以冬儿都能一板一眼的和阿宁聊着动画片。
只是胡林语和以前不太一样,她今天没有考量阿宁的学习状况,这一路上都非常安静。
到了公寓楼下后,陈汉升对冬儿说道:“你带着阿宁先上去,记住不要和沈幼楚说起这件事,我和胡林语说点话。”
胡林语本来也要下车,听到后又坐稳了身子。
“知道了。”
冬儿点头应下,牵着阿宁走向电梯。
阿宁好几次回头看望,小脸上明显能看出来对林语姐姐的关心。
“这么懂事的小姑娘。”
陈汉升感慨着说道:“我怎么会因为生了女儿,就不再喜欢她了呢。”
“阿宁这么点的时候。”
陈汉升比划着高度说道:“就是我亲手从山里抱出来,准备当闺女一样养着的。”
胡林语也知道误解了陈汉升,罕见的没有辩论。
误入凡尘
车厢里很安静,随着时间的推移,寒潮也无声无息的落下,在车窗上凝结成一层薄薄的霜雾。
“小胡啊。”
就这样半晌后,陈汉升缓缓的说道:“你不适合再和我们住在一起了,等我们搬到御庭园别墅······”
“我就搬出去!”
胡林语忍着眼泪,截过了话头。
“嗯······”
陈汉升微微颔首:“就是沈幼楚那边不好办,她以为你们会永远在一起的。”
“我会劝说她的。”
胡林语凄惨的笑了两声。
凭心而论,小胡可以说为陈家“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在学校里的时候,她像个斗鸡似的保护在沈幼楚旁边;
等到阿宁过来了,那时她文化基础不好,又是胡林语同志,呕心沥血的帮着阿宁补习;
现在小小憨包出生了,胡林语依然兢兢业业的照顾,白天陪着去医院体检,夜里陪着换尿布。
可以说“服侍”了三代人,结果到头来,这就要被陈汉升无情的撵走了。
“小胡,你也不能怪我啊。”
陈汉升叹息一声:“相信你也能理解我的难处。”
“我父母应该会住在建邺了,你继续在家里,可能多少有几分不方便。”
“其次呢,我父亲是个教育孩子的高手,你看看我这么出色就知道了,再说还有莫二妈呢,相信阿宁的教育也不成问题。”
“还有你的个人发展。”
说到这里,陈汉升特意转过头,认真而诚恳的说道:“这是我最担心的地方,你和我们住在一起,所有精力都放在沈幼楚、阿宁和陈子佩的身上了,你考虑过自己的问题没有,难道你不想要甜甜的恋爱吗?”
“不用你管!”
胡林语撇过头,她觉得陈汉升这是“鳄鱼的眼泪”,毕竟渣男最会表演了。
“行吧。”
陈汉升有些无奈:“总之你只要明白,虽然我是渣男,你是女权,但我们仍然是朋友。”
“还有事吗?”
胡林语不想和陈汉升废话,擦了擦眼泪准备下车。
“还真有一件。”
陈汉升问道:“以后沈幼楚想看你怎么办,你是她最好的朋友;阿宁想你了怎么办,她对你感情很深的;还有,陈子佩缺个保姆怎么办?”
本来前两句惹得胡林语鼻子又酸了起来,但是听到最后一句,胡林语啐道:“她的保姆还少吗,至于幼楚和阿宁,我有空会来看她们的。”
说完,胡林语已经“咯嚓”一声打开车门了,不过陈汉升又在身后叫住她:“既然离得不远,也没必要有空才能看看吧。”
陈汉升说话的时候,掏出一册薄薄的红本扔过去。
“什么东西?”
胡林语不耐烦的接过来,发现红本封面上几个鎏金字体“建邺市房屋产权所有证”。
胡林语抬起头看了一眼陈汉升,看见这个渣男正用食指拨动着刘海,摆着造型在装逼。
胡林语没眼看这种画面,继续翻开房产证的封面,赫然发现:
房屋产权所有人:胡林语
地址:建邺市苜蓿园大街67号金陵御庭园8座301
面积:116平米
“这是,这是······”
胡林语自然知道,金陵御庭园有别墅和住宅两种,而且就在同一个小区,相距并不远。
难道,陈汉升这是在没经过自己同意的情况下,以自己的名义买了套住宅?
“我只说不适合住在一起。”
陈汉升咳嗽一声,笑嘻嘻的说道:“但是没说咱们要离的很远啊。”
“谁要你帮我买了!”
胡林语自然不肯收下,作为一个独立的女权代表,怎么能要男人的房子呢?
她差点都想把房地产扔回地上,不过举起手的时候,胡林语突然想起御庭园那里的房价,犹豫了一下换成甩给了陈汉升。
“我不要!”
白白胖胖的小胡同学,果断的转身离开。
“他妈的,也是稀罕事。”
陈汉升捡起房产证拍了拍,心想这个世界怎么了,送房子都不要,难道要自己跪下来求他们收下吗?
不过陈汉升也不急,王梓博开始也是这样,现在已经乖乖的安置家具了,自己总有办法让小胡住进去的。
回到家以后,热热闹闹的没什么变化,下午那个小插曲并没有影响到大家。
就是胡林语有些不好意思和陈汉升对视,这让陈汉升很惶恐,小胡不会爱上自己了吧?
梁太后去看小小鱼儿了,莫二妈在看护小小憨包,陈汉升逗弄了两下闺女,突然喊道:“阿宁,阿宁······”
沈宁宁从书房里走出来,她正在写作业。
“你平时回家都会和陈子佩玩一会。”
看到此消息的都能领现金。方法: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陈汉升问道:“今天怎么不玩了?”
“我······”
阿宁扭动着身体,她昨天不小心摔了宝宝,就算今天也很想小外甥女,但是已经不敢靠近了。
“过来嘛。”
陈汉升把小小憨包捧在手里:“以后我们都忙了,就需要你这个小阿姨带她。”
受到阿哥的鼓励,阿宁这才走过来,不过她接宝宝的时候,陈汉升和莫二妈都看出来,阿宁憋出了全身力气,生怕再次摔到宝宝。
可是小小憨包不知道呀,她大概都忘记昨天滑了个屁股墩,看到小阿姨依然很开心,小胖胳膊都伸出来了。
“咯咯咯~”
阿宁也很开心,她在逗宝宝的过程中,双手紧紧搂住小小憨包的后腰和后颈,似乎已经找到带孩子的诀窍了。
胡林语看到这一幕,她也忍不住的感慨,陈汉升处理这件事,手腕的确高多了。
昨天小小憨包被摔了一下,自己就禁止沈宁宁再去逗弄,这让敏感的阿宁非常难过,一度不想回家;
陈汉升则鼓励阿宁再抱一次,不仅能从心理上克服恐惧,还找到了带孩子的窍门。
要说唯一缺点的话,就是有点费闺女。
小小憨包肯定不知道,她才两个多月大,就被自己那不靠谱的爹当成一次“工具人”。
······
(完善了小胡的章节,老柳自己觉得这个人物蛮立体的。4600字求个月票,谢谢大家,顺便再推本朋友的书《洪荒关系户》,仙侠类的小说。)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