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c192引人入胜的小說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txt-第271章 天下無雙,不過如此!相伴-wbxii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小說推薦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
对于现在像个小孩一样高兴地不得了的源一,间宫和牧村只对视苦笑了一声,不作任何的回应,继续默默地干着各自的事情。
一脸得意地向间宫和牧村炫耀了一番后,源一接着朝绪方问道:
“秘籍上所有的招式你都学会了吗?”
绪方摇了摇头。
“蝉雨和星落这2招我还在学习中,还没有掌握。”
绪方的无我二刀流目前仅剩下这2招还没解锁——7连斩技蝉雨,以及13连斩技星落。
“这2招你还不会吗……只可惜呀,我现在老了,精力不济,已经不想再教除了小琳之外的人练剑了……”源一苦笑道,“这2招只能由你自己去根据秘籍慢慢参悟了……”
“没关系。”绪方微微一笑,“我现在对这2招已经有大致的掌握了,再过一段时间应该就能完全掌握了。”
绪方的这句话半真半假。只有“再过一段时间应该就能掌握了”这句话是真的——等无我二刀流的等级再提高一点后,他就能解锁这2大技能了。
而源一此时换了一个新的问题:
“那么——绪方君,你……有进过无我境界吗?”
“……有。”绪方郑重地点了点头,“不过我也只进过一次而已……”
“哦?”源一的目光一凝,“你有进过无我境界啊……不错嘛,可以跟我详细讲讲你进无我境界的全过程吗?”
绪方将他的那成名战——于广濑藩的百人斩战役简略地和源一说了说,详细说清了自己在进入无我境界时的那一瞬间。
简单地跟源一概述完自己进无我境界的过程后,绪方的脸上闪过几分犹豫之色。
在犹豫了一会后,绪方才像是下定决心了一般,咬了咬牙关朝源一说道:
“木下大人……”
“叫我‘源一大人’就可以了。”源一微微一笑,“相比起姓氏,还是叫我的名更顺耳一点。”
“那……源一大人,我有个问题想要请教你。”
“说吧。”源一爽快地说道,“你提的问题我若是回答得上的话,我会知无不言的。”
“源一大人……有没有办法可以自由地进入无我境界呢?”
在进过一次无我境界、尝过一点无我境界的甜头后,绪方其实就已对这无我境界着迷了。
只可惜——自百人斩战役过后,绪方便再没有进过无我境界。
绪方之所以会同意间宫的邀请、到葫芦屋这做客的主要原因便在这——打算亲自来向木下源一问问是否存在自由进入无我境界的方法。
绪方就是为了这个目的才大老远地跑来尾张这边。
听到绪方的这个问题后,源一稍稍一愣。
随后一边捻着自己的山羊胡,一边微笑道:
“自由进入无我境界的方法吗……还真有哦。”
“可以告诉我吗?”绪方强压住内心的激动。
“方法就是……”源一抬起手指在绪方的胸口一点,“源之呼吸啊。”
“源之呼吸?”绪方疑惑道。
“秘籍上有写吧?‘源之呼吸是进入无我境界的捷径’。”
“而将源之呼吸练至登峰造极之时,便能自由地进入无我境界。”
“源之呼吸可是我此生的得意之笔。”
说到这,源一的脸上浮现出浓郁的自豪之色。
“源之呼吸本就是我为了能自由进入无我境界这一目的而开创出来的呼吸术。”
“在成功将这呼吸术开创出来后,我便取我名字中的‘源’字来作这呼吸术的名字。”
“源之呼吸是进入无我境界的捷径。其原理就是通过呼吸节奏的改变,来让自己的注意力集中起来。”
“在注意力的集中程度达到极致时,便可进入无我境界。”
官太太 唐达天
“将源之呼吸练至登峰造极之时,便可自由进入无我境界。”
“不过源之呼吸可没有这么好练。”
“能否将源之呼吸练到极致,努力与天赋缺一不可。”
“源之呼吸的练习没有任何捷径可走,只能苦练。”
“我是直到10年前才终于将源之呼吸练到极致。”
听完源一的这最后一句话,绪方的眉头一挑。
“源一大人……你既然说你在10年前便已将源之呼吸练至巅峰,这岂不是说明……现在的你已经可以自由进入无我境界了?”
对于绪方的这个问题,源一笑而不语。
反倒是正在专心熬粥的间宫此时轻笑了几声:
“绪方君,要不然你以为源一大人为什么一大把年纪了,却仍旧是天下无双?”
“……”绪方在沉默了一会后,缓缓站起身后,向源一行了一礼,“源一大人,在下有个不情之请。”
“如果是想让我告诉你练习源之呼吸的诀窍的话,请恕我拒绝。”源一笑道,“源之呼吸的练习没有任何的诀窍,唯一算得上是诀窍的,应该就只有多多使用了。”
“不……在下并不是想向你请教源之呼吸的练习诀窍。”绪方摇了摇头,“在下想向你讨教!”
“哦?”源一的眼中闪过几分惊讶之色,“你想向我讨教?”
“我想亲身体会一下何为‘天下无双’!”绪方一字一顿、铿锵有力地说道。
绪方的这句话让间宫和牧村二人双双停下了各自手中的动作,朝绪方投去情绪各异的目光。
源一没有立即同意绪方的讨教请求。
而是先用意味深长的目光看了绪方一眼。
“亲身体会一下何为真正的‘天下无双’?”源一重复了一遍绪方刚才所说的话,“绪方君,我可以理解成——你想看一下被称为‘天下无双’的男人有多强,对吗?”
“没错。”绪方用力地点了点头,“我想……亲眼看看自己与当世最强的差距有多少!”
“为何想要看清自己与当世最强的差距有多少呢?”源一接着追问道。
“……自我习剑至今,已与数不清的强敌交锋。”
恶狼的契约情人 温沉
绪方的脸上浮现出淡淡的追忆之色。
“经历了数不清的死斗。”
“遇到的敌人也一个比一个强……”
“越是战斗,越是觉得自己的修行不足……”
“前阵子在蝶岛上,我更是亲眼目睹了弱小之人的凄凉下场,连条生路都得自己求出来……”
听到绪方的这句话,间宫和牧村脸上的神色双双发生细微的变化。
他们二人自然知道绪方刚刚所说的“弱小之人”,指的自然是蝶岛的那些靠跟幕府谈判才终于谈出条生路的岛民们。
“我……不想在未来的某一天也陷入这种卑躬屈膝讨生路的窘境。”
“所以——我想变得像源一大人你这样强大。”
“强到不需卑躬屈膝,只凭手中剑就能骄傲地活下去。”
“因此,我想亲眼看看我和被誉为‘天下无双’的男人之间,还有多少差距!”
“那个……”间宫此时面露尴尬之色地轻声说道,“绪方君,我当时和你说的‘只要做到天下无双就能视幕府如无物’……这句话其实只是随口说说而已……你别当真啊……”
“不。”绪方摇了摇头,“间宫,我觉得你当时和我说的这些话很有道理。”
“……原来如此。”源一此时轻轻地点了点头,“所以——绪方君你是想以我为目标,成为像我一样的天下无双的存在,对吗?”
“……算是吧。”绪方用力地点了点头。
“那么——绪方君,你觉得天下无双是什么呢?”
“嗯?”绪方被源一这奇怪的问题给弄懵了。
在迟疑了一会后,才答道:
“天下无敌,谁也不是他对手的人,便是天下无双。”
“这就是你对天下无双的理解吗……”
再次轻轻地点了点头后,源一缓缓站起了身。
以为源一要接战的绪方,慢慢压低了身体的重心,将左手按在了大释天的鞘口上。
“源一大人。”一旁的间宫轻声道,“需要我把我的刀借给你吗?”
“不。”源一微笑着摇了摇头,“不需要。”
“不需要?”绪方疑惑道。
不论是绪方还是间宫、牧村,此时都是一脸的疑惑。
就在绪方打算追问源一不要间宫的刀,要怎么和他对打时,源一突然摊开右手掌,向绪方招了招手。
“绪方君,可以把你的打刀借我用一下吗?”
“欸?”如果“困惑”这种情绪是液体状的话,那么绪方脸上的“困惑”已经多到可以从他的脸上滴落下来了。
“源一大人,为何?”绪方忍不住朝源一这般问道。
“你把刀借给我后你就知道了。”
“……我知道了。”
绪方缓缓地将大释天拔出后,将刀柄朝源一递去。
将大释天接过后,源一用饶有兴趣的目光打量着大释天的刀身。
在仔细观察了一遍大释天的刀身后,源一发出低低的惊呼:
“这刀纹……绪方君,你这刀是天向宗僧人的手笔——我说得对吧?”
绪方的眉毛忍不住因惊讶而一挑:“正是。”
“好刀啊。”源一不吝赞美,“与小琳的‘阎魔’与‘振鬼神’相比,也丝毫不逊色。”
“阎魔?振鬼神?”
“小琳的打刀和胁差的名字。小琳的阎魔也是天向宗的手笔哦,不过阎魔已是有二百来年历史的古刀了。绪方君,可以把你的胁差也给我看看吗?”
“可以。”
将大自在也交给源一后,源一将大释天和大自在竖起,交替观察着这2柄刀。
“你的胁差也是天向宗的手笔呢。你的这2柄刀有名字吗?”
“有。打刀大释天,胁差大自在。”
“都是佛教用语呢……果然是天向宗僧人所打造的刀啊……天向宗的僧人们一向喜欢用佛教用语来做他们打造出来的刀的名字。”
“不过……你的这2柄刀和传统的天向宗的刀又有些不同呢。”
“你的这2柄刀……似乎还掺杂了一些西洋的铸造术在里面啊……”
欣赏完绪方的这2柄刀后,源一将大自在还给绪方。
“绪方君。”源一一边说着,一边用双手攥紧了大释天,“看好了,我现在就让你见识一下被誉为‘剑圣’、‘天下无双’的木下源一那绝世无双的战力!”
源一抬起头,看向头顶的苍穹。
“我现在……就把天空劈成两半给你看看!”
“什么?!”绪方发出惊呼。
“看好了!!”
说罢,源一仰起上身,同时将手中的大释天缓缓举过头顶。
这副架势,仿佛真的是要把天空给斩成两半一般。
绪方此时的脑子也飞快地转动起来。
——劈开天空?这种事情真的做得到吗?
源一这一脸认真的模样,让绪方不禁自我怀疑了起来。
——他该不会……真的有办法把天空劈开吧……?!
在这番自我怀疑之下,绪方的呼吸都忍不住放缓了起来。
不仅是绪方,就连一旁的间宫和牧村现在都被源一这试图一剑劈天的举动给惊到了。
3人都不由自主地放缓了各自的呼吸,连眼睛都不敢眨,不敢放过源一接下来的任何一个动作。
源一似乎是在蓄力。
在闭着双眼、连做数个深呼吸后,源一猛地睁开了双眼!
“喝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发出气势惊人的气和的同时,源一对准头顶的天空,猛地将手中的大释天一劈!
刀刃挥动所刮起的风压,笔直地朝源一头顶的天空刺去!
绪方等人急忙朝源一的头顶看去。
源一头顶的天空,此时竟然——!
……
……
屁事也没有……
……
……
几朵白云仍旧在那懒洋洋地飘着。
别说天空了,连这几朵软软的白云都没有被劈烂。
就在绪方、间宫、牧村3人一脸懵逼地仰头看着毫发无损的苍穹,不知源一到底在搞哪一出时,源一放下了手中的大释天。
然后发出了一声自嘲般的嗤笑。
“绪方君,看到了吗,这就是被称为‘天下无双’的木下源一的实力。”
“连软绵绵的白云都斩不开。”
“天有万里宽,剑只三尺长。即使你有拘神遣将之能,也只斩得了3尺内的东西。”
说罢,源一将手中的大释天扔还给绪方。
“跟天下无双的高手对决,与跟个3岁幼童对决其实并没有什么两样,都只是在跟只能斩到3尺内物事的普通人战斗而已。天下无双——只不过如此而已!”
说完这句话后,源一坐回到了他原先所坐的位置,搓着手朝间宫说道:
“间宫君,粥煮好了吗?刚才使了一记‘劈天斩’,我现在更饿了。”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已经可以吃了……”
“源一大人……”一旁的牧村此时露出一抹无奈的笑,“你刚才虽然说了一大堆好像很厉害的话,但你其实只是懒得和绪方老兄切磋——我说得对吧?”
“哈哈哈哈!”对于牧村的这一质疑,源一大笑了几声。
就在源一刚打算说些什么时——
“我和源一大人的切磋在刚才已经开始……并已经结束了……”
刚才一直呆站在原地的绪方此时轻声道。
“我已经……深刻体会到我与天下无双的差距了……”
“境界……差得太远了……”
“哈哈哈哈哈!”源一再次发出一连串豪爽的大笑,“坐回来吧,绪方君。”
“间宫君他已经煮好粥了,一起来稍微吃一点吧。”
“是……”
重新坐回到源一的身旁后,绪方将他一直随身携带、挂在腰间的竹筒朝间宫递去。
间宫知道绪方已经吃过早饭了的,所以并没有给绪方装太多。
但绪方此时并没有什么胃口吃东西。
源一刚才跟他所说的话,直到现在仍旧在绪方的脑海中一遍遍回响着。
“好好努力吧。绪方君。”
坐在绪方旁边正一个劲地扒着粥的源一此时轻声说着。
“以天下无双为目标——这种事情没有意义。”
“不要去追求什么天下无双,只想着慢慢努力、享受着努力的过程便可。”
“虽说天有万里宽,剑只三尺长,即使纵使穷尽一生也斩不开苍穹,但也可在这小小的三尺方寸之地内体会到变强的乐趣。”
“……嗯。”绪方原本凝重的目光,此时重新焕发出了些神采,“源一大人,谢谢您的指点……!”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